創勝集團 - 全整合型國際化生物制藥公司

創勝集團, 生物藥, 抗體, 藥物研發

創勝集團 - 全整合型國際化生物制藥公司

聯系我們 EN
媒體報道

創勝集團錢雪明:實現創新突破需要差異化

2022 年 02 月 04 日

CDE數據顯示,2016-2020年登記臨床試驗的藥品中有75件關於PD-1靶點,且适應症高度集中,對比美國PD-1藥品前10大适應症隻占30%,而中國PD-1藥品在前10大适應症占比近50%。國內Biotech在PD-1産品上的競争迅速成為了無意義的重複投入,競争格局很快惡化。

正是可替代性競品較多,在醫保談判中處於弱勢地位,PD-1産品迅速開啟價格戰,國産PD-1單抗單價相繼都降到3萬元以下,價格僅為O藥和K藥單價的5%左右。

此外,CDE發布《以臨床價值為導向的抗腫瘤藥物臨床研發指導原則》公開征求意見,指導原則是新藥研發應以為患者提供更優的治療選擇為最高目标。市場普遍認為,政策不再支持藥企的低水平重複開發,而更鼓勵開發First-in-Class和Best-in-Class藥物。

競争格局的惡化、需求端的降價和政策的轉向也讓資本市場迅速意識到國內創新藥企業面臨的問題。

在創勝集團CEO錢雪明看來,進行差異化創新是擺脫紮堆、打破內卷的有效方式,也是能夠整體提升中國創新實力的有效路徑。“如果把資金放到研究得比較深入、有優勢、走得比較早期的領域,我們便能夠産生出很多真正有創新性的藥物。這種創新項目多了之後,總會有一部分能夠跑得出來的,同時歐美對我們創新的認可程度也會逐步提高,自然就會給到一個更高的評估,所以我們需要做差異化,去搶占不同的‘山頭’。”錢雪明說。

以下為E藥經理人與“創百彙”理事會員錢雪明對話精彩內容摘錄

Q:E藥經理人

A:創勝集團醫藥有限公司首席執行官 錢雪明博士

Q:2021年7月2日,CDE發布了《以臨床價值為導向的抗腫瘤藥物臨床研發指導原則(征求意見稿)》,引起了巨大的反響,你對這個政策怎麼看?

A:實際上,CDE這次新的指導原則的出台是進一步與FDA的指導原則在靠攏。我很高興地看到,中國的監管政策向與國際接軌的方向邁進了一步,對藥企尤其是創新藥企是有幫助的,對我們這樣的公司來說好處更大。

Q:這個原則會對競争內卷、研發同質化等問題産生一些改變嗎?

A:這要看執行的力度和決心。或許需要CDE把一些存在僥幸心理的公司暴露出來,給行業敲警鐘,殺一儆百,讓業內知道要嚴格按照這個标準來執行,否則就會碰壁。

Q:麥肯錫研究認為,我國已經進入新藥研發“第二梯隊”,你認為距離第一梯隊在哪些方面還有差距?

A:我覺得中國的新藥研發可能剛剛起步,還排在“第二梯隊”的末端,因為整個(新藥研發生态)體系還不夠完整。對照美國目前的體系來看,他們的優勢是有數量衆多的基礎研究者和轉化研究者,對於專利的保護意識也很強,能夠充分調動各方包括資本、臨床等的優勢資源去做新藥的研發。但在中國這個體系還沒有完全建立起來。

國內現在“紮堆”現象還比較多,我們需要建立這樣的意識:與其做得更好,還不如做一個不同的東西。高風險的東西有高回報,疊加上集采的影響,“重複創新”是沒辦法有高回報的。這種“紮堆”的研發即使不集采,也會自然而然地降價。

所以我認為還是要在監管政策這方面卡的緊一些,就像指導原則裡提到的,後面的研發一定要以過去最好的治療手段作為對照,否則的話便會在“第二梯隊”裡徘徊不前。

Q:國內醫藥創新能夠成為“第二梯隊”領頭羊的機會在哪些方面?

A:我覺得是很有機會的,因為國內有很多人都是非常娴熟的drug discover(藥物發現者),很多公司是都擁有開發抗體、小分子藥物的能力,但是大家做的東西沒有明顯的差異化。

如果把資金放到研究比較深入、有優勢、走得比較早期的領域,我們就能夠産生出很多真正的有創新性的藥物來。這種創新項目多了之後,總會有一部分能夠跑得出來的,同時歐美對我們創新的認可程度也會逐步提高,自然就會給到一個更高的評估。所以我們需要做差異化,去搶占不同的“山頭”。

Q:這兩年國內的投資環境逐漸在回歸冷靜,出現了“擠泡沫”的現象,你認為是否意味着政策對於創新藥的紅利期已經過去?

A:我并不認可這個說法。任何一個國家,監管政策不斷的改進和優化,行業才能夠持續的進步、持續的提升。以美國為例,2005-2015年,美國生物醫藥産業之所發展迅速,正是因為FDA采用了更加開明的政策,新藥審評審批更加迅速,也給了投資人更快進入和退出的機會,增加了創新藥公司的成功率,讓投資人的回報更高,市場形成了一個良性的循環。

我們國家在監管政策上面做了非常多的努力,也有了很大的提升。接下來就要看公司的領悟能力,我相信定會有一批公司能夠根據政策做更快的調整。經過自身內功的修煉,在開發臨床、CMC等方面高标準、嚴要求,與國際監管政策接軌。隻要能沖出來,我覺得紅利會更大,因為不僅僅有中國的市場,還可能有國際的市場。這是一個暫時的平台期,是一個調整的階段,也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機會期,抓住機會,就能轉到飛躍期。

Q:目前,創勝的Claudin18.2單抗TST001即將在2022年啟動Ⅲ期臨床,公司在商業化方面是如何考慮的?

A:我們已經在考慮商業化的問題,公司未來還是希望在胃腸道疾病領域這一塊有所建樹。以TST001這個産品為基礎建立商業規劃,我們也考慮建設自己的專業銷售隊伍。除此之外,TST001在聯合用藥上也是有非常大的潛力,我們也希望能夠建立起一個以TST001為基礎的生态。

今年,創勝已經開始布局商業化。商業化的準入、市場等相關工作已經開始了,因為我們對TST001這款藥非常有信心。

Q:哪些維度可以去評價一個藥品的價值?

A:首先是藥物的療效,其次是市場競争狀況。從藥物經濟學來看,一方面是這個藥能夠惠及多少靶向人群,另一方面是定價的平衡問題,如何去從藥品的可及性和企業的利益方面找到一個平衡點。

以創勝的Claudin18.2單抗TST001為例,首先,根據創勝的臨床前研究發現,TST001 不僅可以高效殺死高表達Claudin18.2的胃癌細胞,對中高表達Claudin18.2的胃癌細胞也同樣有效。這樣可以將治療覆蓋人群的比例相比安斯泰來的zolbetuximab提高一倍,同時TST001是高親和力的人源化抗體,可能在Claudin18.2表達稍低的人群中表現得相對更好一些。

第二,在價格方面,作為本土企業,我們在價格上會比安斯泰來定價更加靈活,以惠及中國廣大胃癌患者為目标;

第三,創勝也啟動了TST001在胃癌以外适應症上的臨床探索。安斯泰來的zolbetuximab目前有胃癌和胰腺癌兩個适應症的研究正在開展,而創勝在這兩者基礎上,還進一步探索了産品在膽管癌等其他消化道腫瘤方面應用的可能性,這樣在國外的定價上就會有一定的優勢;

第四,我們布局了利用連續化生産的技術,可以把成本降低50%,保證我們的利潤空間。

Q:本土創新藥企想要走通國際化的路徑應該怎麼做?

A:目前的情況是參差不齊的,有的公司已經在國外建立了團隊,有的公司還專注在中國市場,將對外權益轉讓出去。但是真正要做創新藥的話,隻是停留在國內不是很明智。或許可以不在國外做生産,但是多中心臨床必須要做,這對於國際化來說是非常重要的。

因此,走通國際化的路徑首先要深入了解基礎研究及轉化研究;其次,一定要深入地了解FDA的監管政策。

Q:對於藥企來說,國際化成功的标準是什麼?

A:第一階段是要有一款藥在FDA獲批,第二個階段是能不能在國際市場上銷售藥品。

Q:有報道稱,CMO年薪能夠達到千萬以上,你的觀察是怎樣的?你認為一個合格的CMO标準是什麼?

A:據我了解,CMO三四百萬的年薪是比較普遍的,千萬級别可能是加了股票期權等。CMO并不是隻看薪水的,他們可能更看重團隊的完整性和管線的優劣。

CMO其實是一個外向型的職業。一個好的CMO不僅僅要有産品開發的能力,還要有管理能力和溝通能力。


閱讀原文→